靠哥哥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妃常本色:嫡女驯渣王 > 第127章 误会(一更)
    靠哥哥小说网 www.kaogg.com ,最快更新妃常本色:嫡女驯渣王最新章节!

    霍瑶光的肚子已经很大了,七个月的肚子,她的头低下,都看不到自己的脚尖儿了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现在洗脚也不方便了。

    霍瑶光从来不乐意让人服侍她沐浴或者是洗脚,总觉得不自在。

    可是随着肚子一天天的变大,身边又的确是离不开人了。

    楚阳知道她没有让人候着沐浴的习惯,所以几乎是天天守在了浴桶前服侍她。

    如今天冷了,楚阳怕她天天沐浴再受了风,所以,改为了三天一次。

    其它的时候,就是每天晚上睡觉之前,帮她洗一洗脚。

    是真地帮她洗脚。

    事实上,楚阳早在霍瑶光怀孕四个月的时候,就已经开始帮她洗脚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,最初的时候,他也不会。

    他自己洗脚都还要人服侍呢,哪里会服侍别人?

    不过,想着自己以前是如何被人服侍着洗脚的,再依样画葫芦,总算也学了个三分像。

    起初,楚阳还是拉不下脸来给她洗脚的。

    总觉得这种事情,哪能是一个男人该干的事?

    不过,他不给她洗,霍瑶光就坚持要天天沐浴,最终,没法子,楚阳还是妥协了。

    只是心里头还是暗戳戳地提醒着自己,都是为了孩子,都是为了孩子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这样的自我催眠,到底有没有效果。

    洗了几个月,倒也洗出熟练的手法来了。

    如今不仅每天帮着她洗脚,还学会了一系列的足部按摩。

    当然,这都是在霍瑶光一点一滴的提醒和教导下,学会的。

    过程不重要,重要的是,他的确是掌握了一套相当独特的生存技巧。

    用霍瑶光的话说,将来做不成王爷了,至少饿不死。

    楚阳这天帮她洗了脚,又做了按摩之后,再次给她用清水将上面的一层按摩膏给洗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瑶光,你先睡,我还有些事,要去前头处理。天儿晚了,就不必等我了。”

    霍瑶光点点头,“你自己也悠着些,什么也不比你的身体重要。”

    楚阳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,“乖,睡吧。”

    霍瑶光平躺在床上,又有些睡不着。

    其实,虽然楚阳没有跟她明说过,可是楚阳现在又是养私兵,又是赚银子,又是各种地招揽人材等等。

    这样的行事作风,很难不让人想歪了。

    他是真地盯准了那个位子吗?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,那他需要的助力,就远非眼前的这些了。

    若是……

    霍瑶光不敢让自己再想下去了。

    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,总觉得自己现在这样子,实在是有些像一个怨妇了。

    不该想的事情,还是不要想了。

    想了也没用,白白地浪费自己的精力。

    霍瑶光就这样一会儿想着一些不可预知之事,一会儿又提醒自己那些都是徒劳。

    总之,就是在这样的天人交战中,迷迷糊糊地睡着了。

    眼瞅着要过年了,这西京城冷地有点儿不像话。

    虽然霍瑶光并不惧冷,可是用百里无情的话说,她现在还怀着孩子呢,最好是不要频繁地调动内息。

    主要是现在在静王府里头有这个条件,为什么不用呢?

    何必非得委屈了自己?

    这天,霍瑶光由小环搀扶着慢慢地在园子里头溜达着。

    这是古砚的意思。

    七个月了,也该适当地活动一下。

    不然,到了生产的时候,可能会受罪。

    每天只是溜达几次,既不会太辛苦,也能让她在分娩的时候,更轻松一些。

    霍瑶光突发奇想,让人扶着她去了刺史府。

    之前因为元朗来了,所以将静王府通往刺史府的小门给锁上了。

    之后,就一直没开。

    如今,霍瑶光过来了,她一发话,这门自然就开了。

    青苹也紧紧跟着,现在王妃的身上可是不能有半点的差池。

    否则,她的小命也会跟着不保的。

    慢悠悠地晃着,途经一片小竹林。

    “听说了吗?那位章先生力荐王太傅呢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不会答应的。章先生提了几次了,王太傅在朝中的确是有实权,可是合作的条件,却是要让王太傅的女儿嫁入王府。这种合作关系,王爷是不会接受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?”男人的声音顿了顿,“之前不会答应,可是现在呢?”

    “你听到了什么风声?”

    “之前章先生提及此事之时,王爷都是直接给否了的,甚至还曾勃然大怒!可是昨天章先生再次提及此事,王爷却是一言未发,难道这不足以表明了王爷的态度?”

    青衫男子似乎是有些半信半疑,“我相信王爷和王妃的情意,他不会负了王妃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简直就是个蠢蛋!王爷贵为亲王,便是三妻四妾又又何不可?我承认王妃有几分的本事,可是那又如何?王妃到底是一介女流,她能领兵打仗吗?她能在朝堂上为王爷说话吗?王爷这条路,要想走地长远,就得和其它人结盟。不是王太傅,也会是其它人。”

    这话,似乎是极有道理。

    霍瑶光的身子僵了一下,紧紧地抿着唇,两手却紧紧地抓住了青苹和小环,示意她们不得出声。

    “可是,我觉得王爷是重情重意之人,王妃为了王爷,可以说是殚精竭虑。我曾听闻王爷许诺过,此生,唯王妃一妻的。”

    “哼,这话,也就是骗骗你们这些书呆子罢了!当然,也就是那些个女人们才会信。王爷是什么身分?怎么可能只守着一个女人过日子?他是疯了还是傻了?”

    青衫男子一噎,好一会儿才嘟囔道,“反正,我觉得王爷不是这种人。”

    “宋立,你是不是傻?算了算了,我跟你掰扯不清了。”

    直到竹林那端没了声响,霍瑶光的眸光才微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手一松,才意识到,自己的掌心里竟然都是汗水。

    如今手一松开,冷风一吹,让她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姐,别听他们胡言乱语,王爷不是这样的人,他是不会负你的。”

    青苹看到王妃苍白的脸色,忍不住就出口为王爷辩解了。

    霍瑶光看了她一眼,到底是楚阳的暗卫之一呀。

    抿唇浅浅一笑,“无妨。”

    她知道,今天她听到的这些,很快都会传入楚阳的耳中。

    果然,待她折返星璃后不久,就听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说是其中一名谋士,直接死在了楚阳的剑下。

    而那个叫宋立的男子,倒是逃过了一劫,不过,也挨了几鞭子。

    霍瑶光眨眼,昏暗的眸底,似乎是有强势的风云,在无声地涌动着。

    她知道,空穴不会来风。

    而楚阳的做法,似乎更是一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态度。

    霍瑶光轻轻地阖上眼,这一刻,脑子里混乱到了极致!

    她曾经想到过的。

    而且,这个想法,并非是在元朗提醒她的时候,才想到的。而是,在她得知了先皇留给楚阳的遗诏之后,她就曾不止一次地想到过。

    到底,还是要应验了吗?

    皇权路上,岂是那般简单的?

    就算是楚阳不会和其它女人有染,可是终归要走上这样一条路的。

    没有什么,是比和其它的世族联姻,能更快地达成他的目标了。

    她了解他。

    所以,她知道,他身上背负了什么。

    楚家的血海深仇,不是她和他之间的这段儿女情长可比的。

    她在他的心里,还没有那么重的分量。

    毕竟,她只是一个人,顶多,现在算是一个半人。

    而楚家上下,数百条人命,更是加上了楚阳亲生母亲的一条命!

    所以,她拿什么去争?

    霍瑶光此刻突然就感觉到了一种绝后,一种空前绝后的恐惧感,迅速地袭卷了她的全身。

    从来没有想过,有朝一日,她竟然会会面对这样的局面。

    霍瑶光的心,似乎是有些痛了。

    前世执行了那么多次任务,见惯了那么多的生离死别,这一刻,竟然有一种她自己也将亲身体验的感觉。

    楚阳回来地很快。

    看到她正坐在贵妃榻上发呆,楚阳紧张了。

    之前和霍瑶光成亲的时候,洞房的时候,他也没有这么紧张过。

    这一刻,突然觉得霍瑶光好像是离他有些远。

    “瑶光。”

    霍瑶光回神,扭脸儿看向他。

    楚阳就站在了门口,淡淡地光晕,洒在他的身上,宛若是一个从仙境中走出来的玉人。

    而楚阳看着霍瑶光,只觉得她此时脸上清冷的表情,是许久都不曾出现过的了。

    最后一次看到她这样清冷地对待自己是什么时候?

    他已经不记得了。

    楚阳抿抿唇,心底在打颤,其实,是心底没底了。

    “媳妇儿。”这一次,换了称呼。

    霍瑶光看着他走过来,突然就弯起了唇角,笑了。

    只是那笑,在楚阳看起来,怎么就那么地不真实呢?

    “媳妇儿,你别听那些人胡说!我不会让其它的女人进门的。就算是联姻,也只是权宜之计,我不会给她们进门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权宜之计?

    霍瑶光的眼神闪了闪。

    所以说,终归,他还是要选择皇权那条路的。

    那么,她又算是什么呢?

    霍瑶光没有说话,任由他牵起了自己的手,然后慢慢地揉搓着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打算要和几家千金联姻?”

    楚阳的脸色变了。

    一瞬间,苍白无力。

    而霍瑶光看着他的这张脸,却一直在笑。

    是真地在笑。

    偏偏这笑容映在了楚阳的心底之后,就是如同太阳炙烤一般,火辣辣地痛!

    最终,楚阳没有再说话。

    而霍瑶光,也没有再问。

    两人就一直这样紧紧地握着手,不,应该说,是楚阳紧紧地握着她的手,怎么也不愿意松开。

    而霍瑶光,似乎是觉得无所谓一般,直接躺在了榻上,一个眼神也不曾再给他,闭目养神了。

    她这样的反应,当真是能将楚阳给吓死!

    “媳妇儿,你生气了?”

    霍瑶光仍然没出声,楚阳也不敢动,就这么半蹲在了贵妃榻的旁边,然后紧握着她的手,生怕自己的手一松,她就会跑了。

    这一晚,楚阳再次议事到很晚才回来。

    进屋,霍瑶光早已经睡熟了。

    看着她娇美的睡颜,楚阳轻叹一声。

    “瑶光,我不会负你的。”

    声音极轻,出口便散。

    等到他躺在床上,然后小心地将霍瑶光的身子扳了一下,让她枕着自己的胳膊,窝在自己的臂弯里之后,另一只手轻抚,烛火灭了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楚阳的呼吸,慢慢地均匀而绵长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黑暗中,霍瑶光的呼吸仍然是缓慢沉稳的,只是眸子,不知何时竟然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隔天,章先生再次提到了和王太傅联手一事。

    “王爷,王太傅是两朝元老,再者,他是文臣,门生遍布各地,他的威望,不亚于赵太师呀。”

    楚阳没出声,怔怔地看着窗边的一株文竹出神。

    那是霍瑶光提醒了他n次之后,他才记住的,那个东西叫文竹。

    “王爷,成大事者,不拘小节。更何况,您贵为亲王,只是纳几个侧妃妾室,原本也是再正常不过的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说过,不管本王想要什么,本王自己会想办法去争取,利用女人?哼!本王不屑于此。”

    就在楚阳出声地那一瞬间,古砚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两天王爷和王妃的相处,根本就是出了问题的。

    哪怕是王爷不说,他也能感觉得到。

    “王爷,若是联姻,咱们至少可以节省几年的时间,而且,有了他们的支持,您在西京的地位只会愈加稳固的。”

    楚阳闭上眼,“下去吧,本王累了。”

    章先生一怔,随后似乎是有些怒其不争,转身,一脸不甘地离去了。

    章先生一脸忿忿地想着,自己这么辛苦,到底是为了谁?

    扭头朝着星璃院的方向瞪了一眼,是狠狠地瞪了一眼,暗骂自家主子,怎么就被这只精明的狐狸精给缠住了!

    他承认静王妃是一个很聪明,也很有能力的人。

    只不过,她是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所以,身为王爷的正室,就应该贤良大度,就应该能容许王爷有更多的女人。

    这才是真正的贤妻良母。

    只有如此大度的女人,才能称之为主母。

    一个妄力以一己之力,霸占王爷的女人,简直就是不可理喻!

    对于这些谋士们的想法,霍瑶光用脚指头想,都能猜个八九不离十。

    这个年代的男人或者是女人的思想,原本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她不可能去改变所有人的想法。

    她没有办法去说,谁对,或者是谁错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一生来,便被灌输了这样的思想,所以,她不知道自己应该是怪这个封建体制,还是应该怪他们大男子主义。

    毕竟,整个世界的人都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只有一个她是例外。

    所以,怎么看,都应该是她才是一个怪胎才对。

    前院的那些话,再也不可能传进霍瑶光的耳中。

    因此,她倒是真地清静了几日。

    在此期间,她见了百里无情一次,见了百里无痕两次。

    交谈的内容,似乎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。

    直到这天,她听到了古砚送来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王太傅的女儿来西京探亲,王爷的意思是,既然来了,便请入府中小住几日也好。”

    霍瑶光的脸上仍然带着笑,“是王爷的意思?”

    古砚觉得王妃笑得让他有一种压迫感。

    “回王妃,对外,王爷说这是王妃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霍瑶光点点头,“知道了,你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看到王妃那一个淡淡的眼神,古砚有些心慌。

    晚上,楚阳回来的时候,一脸兴奋。

    “瑶光,我知道你没睡,我们明天一起出门好不好?”

    霍瑶光的眼睛没睁,“不是说要请王小姐进府来小住?身为主人,怎么能不在府里?”

    楚阳的笑容一下子僵在了脸上,“瑶光,你在怪我?”

    霍瑶光翻了个身,没搭话。

    楚阳的脸色渐渐地冷了下来,然后慢慢地站直了身子,“瑶光,你不信我?”

    霍瑶光的身子一颤,信吗?

    她自己也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她来此小住,的确是我的意思。只不过,不是你想的那样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哭晕,原本想着这几天少码字,然后靠着存稿过日子呢。结果可好,编辑一条消息,我所有的存稿都没了…二更估计要下午了。